笔趣阁小说网 - 历史小说 - 摄政王一身反骨,求娶侯门主母在线阅读 - 第347章奇怪

第347章奇怪

        迁素月不错眼地盯着孟庆祥看了许久,然后摇头,一脸失望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不是,这不是我爹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语气十分肯定。

        顾楠眉头微蹙,“你们已经多年不见,且分别之时你还年幼,他的模样也可能发生了变化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素月脸上溢出一抹苦笑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与爹分别时虽然只有五岁,记忆模糊,但我爹临走前留下一幅画像给我娘。

        爹说娘和我想他的时候就多看看画像,即便后来家里遭遇洪灾,那幅画像也被娘用油纸小心包着带了出来。

        我娘临终前拿着画像反复交代我一定要去找我爹,这画像我至今都随身带着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素月从袖子里掏出一个小巧的油纸包。

        小心翼翼打开油纸包,里面是一张画像。

        用的宣纸有些粗糙,加上时常被人打开观看,画像的四个角都卷起了角。

        就连折痕都透明快烂了,可见画像已经有了不少年头。

        画像上的男人脸型方正,文弱秀气,但目光温和清明,与屋里的那位孟庆祥分明就是两个人。

        这倒是奇怪了。

        顾楠将画像还给素月,“你也别急,兴许真的只是重名了,我会请王爷帮忙寻找你父亲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素月十分感激,“多谢王妃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犹豫一下,还是忍不住问道:“里头那位孟庆祥看着像个乞丐,他没有其他亲人了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顾楠顿了顿,道:“还有一位养女,名叫孟云裳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孟云裳?”

        素月脸上血色尽褪,月光落在她脸上,映得她脸色一片惨白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这怎么可能?”

        顾楠心中一动,“怎么了?莫非你也......”

        素月抬起苍白的脸苦笑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没错,民妇原本的名字便叫孟云裳,这是我爹爹亲自娶的,说是出自云想衣裳花想容这一句。

        爹说希望我长大以后就漂漂亮亮,开开心心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提起失散多年的父亲,素月眼中盈满了泪水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只是后来我卖身做了丫鬟,东家亲自给改了名字叫素月,这么多年便一直叫下来。

        可是这么多年,我从来不曾忘记自己本来的名字,我叫孟云裳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顾楠错愕万分,好半天没有反应过来。

        这到底怎么回事?

        送走素月,顾楠神色凝重回了小楼。

        萧彦一直在等她回来,“怎么样?是同一个人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顾楠摇头,将素月说的情况说了一遍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如果素月是真正的孟云裳,那京城的孟云裳又是谁?她和咱们找到的这位孟庆祥又是什么关系?

        真正的孟庆祥又去了哪里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她揉了揉额头,感觉一脑门子官司。

        前世孟云裳说自己是安郡王夫妇失散多年的女儿,是南烟县主时,那副得意的模样还犹在眼前。

        重生回来,孟云裳提前认亲,她也并没有多少惊讶。

        直到知道孟云裳不是真的南烟县主,她才觉得震惊,震惊于孟云裳的大胆。

        她哪里来的底气敢冒充朝廷诰封的县主呢?

        “可如果她连孟云裳的身份都是假的,或许也就不奇怪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顾楠低声咕哝。

        有一就有二嘛。

        话音一落,头顶多了一只大手。

        萧彦揉了揉她的头发,轻笑,“这世上人心的险恶要比你想的复杂得多,想不明白就不要想,咱们让人调查明白不就行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他叫了平安进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派人快马回京,去趟吏部,调阅永德二十五年前后,湖州籍的秀才名单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顿了顿,又加了一句:“不止湖州籍,其他籍贯的秀才也抄一份名单过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平安:“是,属下这就去安排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张院判给孟庆祥检查过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嗯,刚检查完,这家伙时而坐在地上发呆傻笑,时而又傻得什么都吃,鞋子,泥土,没有他不吃的东西。

        就属下安排了一个小厮给他洗澡的时候,他差点把人小厮衣裳扯光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属下还以为他是装傻呢,张院判说是因为他脑中淤血有化解之象,所以时而会发呆,时而会糊涂。

        发呆时应该没有那么傻,所以才会干坐着,但很快又糊涂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顾楠问:“张院判有没有说他能不能恢复?”

        平安摇头,“张院判说淤血什么时候能彻底清除,要看运气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接着问:“王爷要不要先见见他?”

        萧彦摩挲着下巴想了想,摇头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先等京城的消息吧,让人盯着孟庆祥的一举一动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属下这就下去安排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平安离开后,顾楠问:“王爷是想趁着孟庆祥有片刻清明的时候再去见他?”

        萧彦重重亲了她一口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楠楠与我果然心有灵犀,没错,那个时候趁他没有防备,或许能问出有用的信息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顾楠红着脸轻轻推了他一下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别的我不管,你身上伤还没完全好,一定不能让他伤了你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萧彦伸手摸了下腹部的伤口,轻啧一声,十分不满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后背,双臂和腿上的伤口都已经开始结痂,唯独腹部的伤口太深,又重新崩开,迟迟没有长好。

        伤口长得太慢了,什么时候才能把楠楠拆吃入腹呢。

        平安派去京城的人第二天就有了消息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咱们的人将永德二十五年间前后两年各州府的秀才名单誊抄一遍,挨个对比了一遍。

        同名同姓叫孟庆祥的只有两个人,一个是辽北人氏,如今外放在杭州。

        符合湖州人氏,又叫孟庆祥的只有一人,这位有些奇怪,报了永德二十年进京科考的名单。

        但是贡院的科举考试卷宗上,备注的却是缺考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也就是说素月的父亲孟庆祥并没有参加当年的科举考试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去了哪里,不得而知。

        事情到这里,似乎进入到了一个死胡同。

        恰好这时护卫来报,说孟庆祥坐在院子里发呆呢。

        萧彦立刻坐起来,“走,咱们去见见他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平安让人用软轿将他抬到关孟庆祥的院子外。

        萧彦下了轿,慢吞吞走进院子。

        孟庆祥坐在台阶上,扯着自己的一缕头发玩,另一只手捏着一把泥土,呆愣愣地扯扯头发,看看泥土。

        萧彦学着他的样子,抓了一把泥土在手里搓着,另外一只手也扯了一把头发把玩。

        隐藏在暗处的平安忍不住拍了下额头。

        没眼看啊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家王爷为了审傻子都要装傻子了,这也太拼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孟庆祥呆呆地看着萧彦将泥土捏成方形,还在上面写字画画,一边写一边轻声呢喃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放松,不疼哦,一会儿就好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孟庆祥停下自己的动作,茫然地看着萧彦,然后笑嘻嘻地道:“你怕不是个傻子吧?这是泥土,泥土不会觉得疼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萧彦一脸严肃,“胡说,我这是块玉牌,你看这上面还有山水画,还有诗呢,都是我刻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他将泥土怼到孟庆祥眼前,急声道:“你看你看,这就是一块玉牌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玉牌,玉牌?”

        孟庆祥突然瞳孔剧烈回缩,仿佛受到巨大刺激一般,就连呼吸都急促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dengbi.net      dmxsw.com      qqxsw.com      yifan.net



        shuyue.net      epzw.net      qqwxw.com      xsguan.com



        xs007.com      zhuike.net      readw.com      23zw.cc